试用申请

| EN

公众号

北京未尔锐创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23606号

版权所有©2019北京未尔锐创科技有限公司

 

为民族自强不息

为梦想坚持不懈

为客户创新不止

美军联合全域作战探索路线浅析

2021-02-24 17:08
浏览量:
【摘要】:
在联合全域作战概念之下,有四个正在编写的功能概念,分别是指挥控制、火力打击、信息优势、对抗性后勤。空军负责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海军正在考虑全球和联合火力打击,陆军在考虑后勤保障,以及在受到袭击时如何进行后勤保障。目前各军种已经互派联络官,组成多军种小组,研究新想法思路。

导读:2020年7月22日,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Mark Milley要求各军种分别开发未来联合全域作战(JADO)总体概念的某一特定部分,该概念设想跨陆、海、空、太空和网络空间实现协作。在联合全域作战概念之下,有四个正在编写的功能概念,分别是指挥控制、火力打击、信息优势、对抗性后勤。空军负责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海军正在考虑全球和联合火力打击,陆军在考虑后勤保障,以及在受到袭击时如何进行后勤保障。目前各军种已经互派联络官,组成多军种小组,研究新想法思路。

 

美国国防部

 

2019年,根据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指示,成立由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四大军种组成的联合委员会,旨在研发基于全域作战的新的联合作战概念。美军参联会副主席海顿称,“联合全域作战”旨在描述未来由全部作战领域构成的作战空间实施联合作战所需的能力要求。2020年2月,美军参联会副主席海顿公开表示“全域战”将是美军未来的主要作战样式。

 

2020年4月,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发布《国防能力: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报告,对“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概念相关的问题作了明确的阐述。约翰•海顿强调,在“联合全域作战”概念中网络空间和太空两个作战域较为特殊,应予以重点关注。

 

联合全域指挥控制可视化图

 

“联合全域作战”概念属于“联合作战”概念的范畴,2020年6月,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批准通过了总额达7405亿美元的《2021年国防授权法案》。在法案的“保护美国全域军事优势”部分,首要事项是优先发展联合能力。其主要内容是提高部队的态势感知、决策和跨域指挥能力,制定“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能力需求,以领导和协调各军种建设。

A2/D2环境

 

2020年8月,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RS)发布《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报告,对4月发布的《国防能力:联合全域指挥与控制》报告内容进行了更新。该报告就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的概念、背景、当前国防部及各军种的举措、JADC2试验以及资金投入等几个方面进行了进一步阐述。

 

JADC2是国防部层面的概念,旨在将来自空军、陆军、海军陆战队、海军和太空军所有军种的传感器连接到一个单一网络。传统上,每个军种都发展了自己的战术网络,且与其他军种的战术网络无法兼容。例如,陆军网络无法与海军或空军网络通过接口连接。国防部官员认为,未来的冲突可能需要在几小时、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内做出决策,而目前需要多日来分析作战环境并发布命令。

 

美国国防部正率领一个联合跨职能团队探索JADC2概念的发展。该团队成员包括来自国防部首席信息官办公室、负责研究和工程的国防部副部长办公室,以及负责采办和保障的国防部副部长办公室的代表。

 

美国陆军

 

第一阶段

2016年以来,“多域战”概念成为美陆军研究和探讨的热点。2016年10月的美陆军协会年会上,包括美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在内的美军高层深度阐述“多域战”概念。2016年11月,“多域战”概念正式列入新颁布的美陆军条令出版物《作战》。作为美陆军两大基础性条令之一,该条令不仅确立了美陆军的通用作战概念,也是美陆军制定条令、确立战术、发展技术的纲领性文件。在提出“多域战”概念并将其列入新颁布的《作战》条令之后,美陆军在多个场合通过多种方式对“多域战”的概念进行解读,以期为“多域战”提供清晰的建设框架和发展路径,推动“多域战”不断完善和最终落地。

 

 

2017年2月,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联合发布《多域战:21世纪的合成兵种》白皮书,从背景、必要性和发展方案三个方面对“多域战”概念进行了初步的开放性解读,希望能够吸引其他军种、相关机构等参与到对“多域战”的概念、方法和能力等有关内容的讨论中来。美军之前发布的《联合作战顶层概念》《海军陆战队作战概念》《联合跨域作战指挥控制行动概念》等多个概念性文件对这一白皮书的出台具有重要影响。

 

多域战:21世纪的合成兵种

 

美军于2017年10月推出的《FM3-0:作战纲要》新版野战手册、美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于2018年1月发布的525-8-6号行动手册《陆军网络空间与电子战行动概念》都将“多域战”概念纳入其中。

 

2018年4月,美印太战区陆军司令和美陆军训练和条令司令部司令联合发表署名文章《今天、明天和未来的多域战》,从战略环境、潜在对手、发展阶段和预期目标等方面对“多域战”概念进行了系统阐述。

 

多域作战示意图

 

第二阶段

2018年12月,美陆军发布《多域作战2028》文件。这一系列动作意味着,美军正在寻求将“多域战”概念进一步充实完善。《多域作战2028》正式将多域战(Multi-Domain Battle,MDB)概念更名为多域作战(Multi-Domain Operations,MDO)。《陆军多域作战2028》又被称为多域作战概念1.5版,主要围绕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提出不同战争阶段的解决方案和陆军的能力建设重点,提升了多域作战概念的可操作性。

 

第三阶段

2019年下半年,在“多域战”的基础上,“联合全域作战”的作战概念得以萌发,目前概念文件仍在拟制推定中,可能在2020年年底前由美军联合参谋部提交美国国防部。从作战理论发展的角度看,“全域战”这一概念,本质上是对“跨域协同”思想和“多域战”等作战理论的继承、延续和升级。而从更宽广的视野来看,“联合全域作战”和“多域战”一样,都是美军为了适应美国国防战略重心从反恐到“大国竞争”的转移提出的作战概念。

 

与中国和俄罗斯的竞争及武装冲突

 

在2019年10月份的布鲁金斯学会活动中,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副总司令埃里克•卫斯利中将表示,计划在2020年底前发布多域作战2.0版。2.0版本理念基于近期的陆军作战演习、联合作战演习以及相关的兵棋推演,2.0版并不是MDO的新版本,而是创建联合全域作战概念的一项举措。

 

 

美国海军

 
 

自空海一体战后,美海军一直发展“分布式杀伤”作战概念,即在广阔海域分散部署美海军水面舰艇,增加潜在敌手探测和打击难度,同时基于“作战云”技术,整合陆、海、空、天、电、网等领域作战力量,进行高效打击和摧毁,以确保海上优势。

 

2015年3月,美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发布新版海上战略文件《前沿、接触、戒备: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正式提出“全域进入”(All Domain Access)作战概念,要求美国海军要能够在“反进入/区域拒止”环境中利用己方在“海上、空中、陆地、太空、网络以及电磁波谱”空间的体系优势击败敌方力量。

 

2015年,美海军在“罗斯福”号航母打击群部署了NIFC-CA能力,首次组合运用新型E-2D预警机和装备了升级版“宙斯盾”作战系统、“标准6”型导弹的驱逐舰,标志着一体化防空火控作战概念的实战化。尽管海军在海域指挥控制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一体化防空火控能力仍未完全落地。

 

2019年11月,美海军作战部长与空军参谋长达成了一项非正式协议,共同开发联合作战网络——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网,JADC2网络是基于NIFC-CA拓展,应用于联合作战,可以使海军舰艇、飞机与空军飞机共享目标信息。美国海军将与空军合作,推进联合全域指挥控制概念的发展。

 

美国空军

 
 

美国空军在作战概念发展上,先后提出与倡议了空地一体战、空海一体战、作战云、马赛克战等作战概念,并得到了深入发展和成熟运用。自多域战写入条令后,美国空军在陆军提出的多域战的基础上,提出了全域作战相关概念。

联合全域作战图

 

针对多域战概念,美国空军于2020年3月发布的《空军条令注解1-20:美国空军在联合全域作战中的作用》(USAF ROLE IN JOINT ALL-DOMAIN OPERATIONS)首次将“联合全域作战”(JADO)概念写入空军条令。该文件中对于“联合全域作战”(Joint All-Domain Operations,缩写为JADO))的界定是,“为获得优势并完成任务,联合部队在包括‘陆、海、空、天、网’外加电磁频谱的‘全域’实施的经整体筹划并协同实施的作战行动。”

 

该文件提出了联合全域作战的核心要义:通过一个高度连通的军事物联网,将美军的所有传感器连接到所有射手(或者至少是“最佳的射手”)。联合全域作战是联合部队在所有域中开展的行动,这些行动已整合到计划中,并在执行中以获取优势和完成任务所需的速度和规模同步进行。联合全域作战的目标是整合所有域的效果,以实现持续的优势。

 

2020年6月,美国空军柯蒂斯•李梅条令制定和教育中心发布《空军条令附件3-1:联合全域作战中的空军部职责》(Annex 3-1,Department of the Air Force role in JADO),阐述了美国空军部在联合全域作战中的指挥控制、信息、情报、火力、运输与机动、保护及后勤领域中的职责。

不同环境下联合全域作战要素

 

该条令通过将联合全域作战的远景和近期的实际方法相结合,为支持联合全域作战的空中和太空组成部分提供了框架;同时提出了美空军对联合全域作战原则的支持:

  • 描述联合全域作战指挥与控制结构的需求

  • 加速和增加开发高质量决策信息的能力

  • 组织、训练和装备部队,使其在与作战相关的时间框架内实现多域融合

 

2020年7月,美国空军在黑海领导开展了一次国际性演习,旨在测试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概念。该演习与美国海军的年度演习“海风”-20联合进行,以探索整合两个军种的情报、侦察和监视(ISR)资源。

 

小结

 

未来冲突将越来越呈现出跨域、多域和多职能的性质。它将突破多个作战司令部的地理边界、职能和领域。由于战争形势在不断变化,未来的作战方式方法、作战概念必然随之改变。联合全域作战通过给对手带来多重困境,进而获取持续优势。美国各军种为实现国防部联合全域作战的整体方针,不断作出尝试,希望能得到最优解。